散文 >>

油锅里的爱情

        假如有一天,我守不住青春岁月,坠入了一座寂寞之城,你是否允许我爱上你?我垂首细思,想象你的表情有些凝重,晕红的脸颊夹杂着几分羞涩,芊芊细手温柔的拨弄着柔顺的长发,两眼不敢与我对视,有意无意的寻找另一道风景,以求稀释几丝淡淡的暧昧气息。而我,在勇气之后只是等待,沉默的等待。
  清风悠悠,扬起你的刘海,我凝目而视,而你故意避开我每一个多情的目光。须臾,我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口被烈火焚烧得赤红的铁锅,不停地翻滚着身子。虽然我已知道结果,但我还是不愿放弃,不愿让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被灼烧成一块块黑炭。因为我想保留一块完整的肌肤,温暖你冷如寒霜的心。
  锅里的温度越来越高,紧贴锅壁的手掌开始发出滋滋的声响,冒着几缕夹杂着糊臭味的青烟。一滴滴的油水从手掌上浸出,沿着干涸而又粗糙的锅壁慢慢地流,最后汇入锅底被煮沸,然后毫无节奏的翻滚着。紧接着,沸腾的油散着滚烫的热气,气势汹汹的喷向我的小腿上。我吃痛不下,在锅里东奔西突、上冲下钻,却始终爬不出那口巨大的油锅。
  不,它不是一口普通的油锅,而是一口能煎熬七情六欲的情锅。我能感觉到有一股无情风正卷天袭地而来,吹燃了那犹如星星之光的爱情之火。它能燃烧一切,把所有的都化为灰烬,化为尘埃。如果三千年之后,我还能站在这口锅前,我会亲手捧起一撮尘埃,熄灭那不灭之火。或许只有这样,我才能忘却那把火给我带来痛苦。那应该是永恒,但不是永远,也不是天长地久。如果真要给它一个定义,那就需拼凑散乱的灵魂,重新孕育出一种超脱现实的精神,独立且凌驾于情欲之上。倘若这样依然也不能固定其形神,可抛却人世的种种欲望,再度轮回。
  切莫轻言生生世世,也勿高谈前缘今续。谁也不知道下一路口,谁将迷失自己?如果真的能永永远远,又岂是一口锅所能左右。于是,我全身一哆嗦,分散的眼神开始凝聚,然后慢慢变小,最终变成了一纤弱的倩影。她慢慢漂浮,似乎要挣脱我的双手,与落叶共舞于我寂寞的心海。她突然落地而舞,衣裙随风而飘,手舞足蹈起来。我情不自禁掬起水中的倒影,试图将她拥为己有。可每当我抓住她后,她都从我的指间逃走。渐渐地,水旁柳叶成青,浮云助明。我始终不敢再荡起任何一丝涟漪,害怕那倒影从此就碎为风尘。
  摇扶竹桨,摆枝渡花。青发一乱,时过一世。
  她的长发散开,飞出了一只白色的蝴蝶。我扬起网,紧追不舍。穿过竹林,越过小溪,翻过山坡,最后它飞向天空,越来越小,只剩下一个影子供我思念。
  我失兴而归,却再也见不到她的踪影,我紧张的只剩下急促的呼吸。我不停地呼喊着,奔跑着,可一无所获。疲惫的我再也按捺不住,低声的抽泣了起来。第一滴泪,滚滚而下。泪水在空中停止了坠落,我的目光透过泪水,看见了那个倩影慢慢地转身,我满心欢喜,终于可以一睹花容了。
  她缓缓转过头来:“干枯的脸皮紧贴骨头,两眼往里深陷,鼻子只剩下一个骨洞,嘴长的大大的,没有牙齿和舌头,连我想象中的红唇也变成一层肉皮……”。我被吓昏了过去……梦里,我看见那个奇丑无比的她冲我笑了一下,然后跳入了那口曾经煎熬过我的油锅。


 

 

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以达到最佳浏览效果Copyright @ 2011 Excellence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. 晋ICP备11002304号-1 技术支持:梦幻科技